让我放假吧

没有假期的我 好好好好好惨啊!!!

因为唠叨的菩萨贫僧只好成为居委会会长(中)

西游pa

ooc

cp:凯柠 雷安 瑞嘉

(试着插入了瞎画的拙劣产物) 




(二)

一个月前,白虎岭。

 白骨精凯莉小姐此时正惬意地窝在沙发上,追剧。

 "我们是,同父同母的亲兄弟啊!"

"难道我就只能当个弟弟?一辈子的弟弟?"

"嗯,你就是个弟弟!"


社会主义兄弟情热血动作大片正播到高潮,本应热情似火的气氛却夹杂着一丝危险的冰冷。凯莉略皱眉头,对这位打扰她学习哲学思想的不速之客感到烦躁。考虑到来者不善,凯莉不得已按下暂停,起身拍了拍零食渣子,出门了。


"所以,铁扇小姐好好的火焰山不待着,光临寒舍作甚?"凯莉看清了来人,暗叫不好。

倒了八辈子血霉,遇上了大名鼎鼎的铁扇公主,不,应该是,冻不死你就绕火焰山跑三万圈公主。

众所皆知,自从安莉洁搬到火焰山与牛魔王同住,穿大裤衩子的住民们大惊失色,卖棉袄的店几乎一瞬间被一扫而空。棉袄不够,裤衩来凑。浑身上下裹满裤衩子的人随处可见。可谓民不聊生,叫苦连天,惨无人道,人间炼狱。

冻不死你绕火焰山跑三万圈的铁扇公主安莉洁,一夜成名。


凯莉脑补出各种各样的火焰山传说,打了个哆嗦。安莉洁眨巴着水灵灵的卡姿兰大眼睛,和凯莉对视了10.0001秒后,终于开口道,

"神明指引我来寻找命中注定之人。"

凯莉花了0.01秒来理解现状。等等等等,这铁扇公主不仅脑子有问题,还特么是个神棍?不仅是个神棍,还特么当着牛魔王的面找外遇?不仅当着牛魔王的面找外遇,还特么找上这来了?总结:这人就是脑子有问题。

不等凯莉作出反应,安莉洁又开口,

"所以能同我一起回到火焰山吗?"

所以让我去火焰山被牛魔王劈死吗?ok因为你脑子有问题所以本小姐完全理解的。凯莉为自己难得的善解人意落泪。

安莉洁乖乖站在原地,等待着凯莉的回答。几缕天蓝色的发丝被路过的风带起,在空中纠缠。凯莉恍惚间闻到了淡淡的清香,她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在白虎岭看见除黑白以外的风景了,回过神来才发现她正考虑着安莉洁荒唐的请求。

"行啊,铁扇小姐。姑且就待一阵子吧。"凯莉挑眉,无非就是换个地方追剧罢了。


"你兴许是误会了什么,我和牛魔王,不是那种关系。"在前往火焰山的路上,安莉洁缓缓开口。

"红孩儿好惨一男的。"凯莉一副吃了惊天大八卦的表情。

安莉洁自动忽略掉灵魂性感叹,在她和牛魔王所居住的洞口停下,拨开帘子。

"其实,牛魔王早已有……"话还没说完,两人只见一名棕发男子提着裤子向后门极速奔去。

卧了个大槽,哲学现场。

"安莉洁,跟你说过多少次,进屋先敲门。"烦躁的口气。

"没门,只有帘子。"安莉洁一脸平静的越过躺在地上,明显是才套上衣服的牛魔王。"雷狮,跟你说过多少次,别在门口搞。"

为什么一头牛非要叫雷狮?为什么要在门口搞?为什么那个棕发男子的背影像书上的菩萨?为什么菩萨要和牛搞??凯莉感觉信息量有点大。

现场版比剧还劲爆。




(三)

金一行人顶着漫天飞雪,艰难地往前挪动着脚步。雪胡乱的打在脸上,化成水的同时也带走了皮肤上最后一丝热量。眼前除了白茫茫的一片空无一物,金麻木的神经使他分不清脸上的雪水和鼻涕了。他觉得自己很快就要归西,佛祖正笑眯眯地向他招手。"你是要一根金火柴,还是银火柴……"

"旅游指南都都都都是骗贫僧的!"金突然嚎啕,双手合十,希望能通过祈祷升起一份热量。"吾等不不不不需要铁扇公主,吾等需要的是一条喷喷喷喷火龙!"

"师师师师傅您才通网吧,这火焰山早早早改头换面了。那铁扇公主用力过过过猛。"紫堂幻瑟缩着身子,颤抖着牙关挤出一句话。

"紫紫紫堂你你你也结巴了啊!"

在前面开路的格瑞停住脚步,似乎毫不受寒风大雪的侵扰。

"到了。"

在纷飞的大雪中能依稀见到一个洞口,洞口处静静地站着一位少女。

是铁扇公主了。

风雪中的安莉洁看清了来人,温柔地笑着。

"恭候高僧多时了。"


洞里暖气十足,金坐在石椅上,喝了一口热水后终于不再产幻,开始伸长脖子观察坐在他面前的人。如果旅游指南没出错的话,就依次是,闷闷不乐的白骨精,温柔的铁扇公主和闷闷不乐的牛魔王。

光凭这氛围就可以脑补出一场旷世狗血大剧,回岭的诱惑。

尊敬的菩萨你可真会给贫僧找麻烦!金打了个哆嗦,弱弱地开口。

"多多多谢施主救命之恩,贫贫贫僧是东土大唐来的,这这是我大徒儿,这这这是我二徒儿,这这这是……"

"打住啊,结巴和尚。你们来干嘛的我都知道,聒噪。"雷狮不耐烦地挥了挥手。

"这位是雷狮。"安莉洁介绍道。

"为为为什么一头牛要叫……"对上雷狮吃人的眼神后,金识趣地闭上了嘴。

而凯莉默默走向金,和金友好的握了握手。投以"我们是异父异母的亲姐弟啊"的赞许目光。

气氛略微尴尬。这是金带过最差的一届居委会。而打破尴尬气氛的,是来自居委会的三号选手格瑞。只见他默默抬起左手,轻轻地,捏住了安莉洁的下巴。

气氛在雷狮的一声口哨吹完后完全凝固。金默默祈祷,格瑞你是个狼爽。

"喂!你干嘛?"声音从两处地方响起。

电光火石间,嘉德罗斯和凯莉光速移到两人旁边。嘉德罗斯一把拉住格瑞的左手,凯莉将安莉洁拉到自己身后。安莉洁还没搞清状况,乖乖被凯莉拉去,目光游离,我是谁?我在哪?格瑞,一脸淡定,仿佛刚刚占便宜的人叫嗝儿瑞。

金的下巴快要掉在地上。紫堂幻已经遁入虚无。雷狮一脸愉悦地靠在石椅上,一直以来都是他被吃瓜,现在终于轮到他吃瓜了。

双方僵持了几秒,凯莉瞪了格瑞一眼,扔下一句粗鄙之语甩头就走,安莉洁也跟着离开。嘉德罗斯一脸难以置信地被格瑞拉着,也离开了。紫堂幻已经遁入虚无。金正在琢磨着要不要也溜了,被雷狮一把扯住袈裟。

“呀!施施施施主我的肉不好吃!”

"谁要吃你?结巴和尚,聊聊?"


评论(3)

热度(30)